当前位置:首页 > 浙大教工 > 2012年第3期 > 晴窗晨笔

海拉尔之旅

发布时间:2013-03-18 10:26:32访问次数:1505

暑假出去旅游是一直的想法,只在这个假期才得以实现,因为时间与工作任务冲突,只能选择一条有意思又没有去过的线路。这个暑假工会规定的线路与我心仪的时间都不合适,最后还有去海拉尔大草原的项目,幸而人员没有满也成团了。 早上四点半起身,学校工会的旅游车一直送到机场。团里有四个家庭,其中有一对双胞胎孩子很可爱。 中午12:00到达哈尔滨。时值初伏第一天。
哈尔滨
虽然机场简陋,但哈尔滨是一个建筑博览集粹的美丽城市,在中央大街的人行道上,两边的高楼语汇特别,疑似来到异国他乡。
到处都能听到扯着嗓门说话的东北腔,商店里面以出售俄罗斯和蒙古特产为特点,这些东西曾经在南京夫子庙的商店看到过,没有什么特别的新奇。
今天是东北初伏的一个节日。按照习俗是全城人民吃饺子,晚上安排的是吃饺子宴,由于人太多,点的饺子上错了几盘,也因为人太多,饺子一点都不好吃。
9点08分上车去海拉尔,在陈旧而人流嘈杂的车站,我竟然和赵晨露不期而遇,虽然是擦肩而过,也让我相信师生有缘相会的说法。  
海拉尔 
海拉尔的第一站是参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然后走进大草原。大草原,蓝天,白云。 下马酒,祭敖包,手抓肉,走进顶着粉涩小花的茂盛草原,裤脚上粘满倔强的草籽。
心灵向着大自然的辽阔开放,真正是天人合一的感觉。
导游安排了骑马的项目,我只在车上看看,羡慕于阳光下勒马奔跑的缘分。两个可爱的双胞胎都勇敢地尝试了一会,笑声朗朗,脸蛋红朴朴的。 
为了让大家了解草原,鄂伦春族导游特地给大家播放电视剧成吉思汗,在汽车奔驰的过程中,我们跟着蒙古族的历史,在血与火的故事中穿行。   
满洲里
粉刷一新的城市几乎看不到旧城市的痕迹,所有的店牌上都是中,俄,蒙三种文字。建筑的风格全部是俄式,街上来去的各种各样口音的旅客,还有的就是形象鲜明的俄罗斯人了。 所谓正宗、精品俄罗斯商品满街皆是,商品都差不多。
我们住在四星级的饭店,但是整体服务水平很低下,浴室很大,浴缸外没有帘,洗澡一开水就流了一地,第二个人走进去就滑得站不住。 这里据说一年就只有3个月的旅游收益,因此东西贵,蔬菜也少。
最有意思的一项是观赏呼伦贝尔湖,我们一行人穿上救生衣服疾驶于清澈的湖水中,湖鸥翩然飞翔。 可惜这几年生态破坏严重,从岸边走到码头要走长长的栈桥,一路都是人为丢弃的垃圾漂浮,真是太可惜了。
中午的全鱼宴是我们最为满意的一顿风味大菜,许多做法都是第一次见,呼伦贝尔湖的美味留齿间。 
下午是去中国俄罗斯边界国门,盛装肃立国界的战士让我顿生敬意,在当地邮局填写的俄罗斯艺术精美明信片,留字于远方的亲友们。   
恩河
从满洲里去恩河有数小时的车程,一路上都是茫茫草原。司机给大家停车的时间很有限,是因为道路只能过一辆车。在草原上感受人特别渺小,不知名的小花星星点点。
有个游览额尔古纳界河的项目,虽然船很简陋,但是界河两岸的绿树和绿波引人入胜。
草原上天气莫测,一块云彩就下雨,转眼天气又阳光灿烂,很是神奇。也许上天眷顾,我们居然没有挨淋。
今天旅途最大亮点是大兴安岭的白桦林,直立而年轻,郁郁葱葱。
恩河的俄罗斯乡是个安静小镇,河水潺潺流经镇边界,镇上的民居都是木房子,据说俄罗斯民族占90%祖居此地。俄罗斯民族爱美爱干净,每家门口都是摆着三层木架,上面盛开盆栽鲜花。
我们住在一个度假村,走过吱吱作响的木桥,穿过绿荫匝地的甬道才能看见两层楼的木质建筑。屋里床上面插着电热毯。正是盛夏,这里的居民不少穿着外套,凉爽至极。
溜达了一会,感受小镇居民的淳朴民风。在邮局写明信片的时候碰见一位身材彪悍的边防战士,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说这里最冷是零下50度。
那你们穿什么御寒?
我们部队有特制的棉衣。
冷成这样还要巡逻吗?
当然,那是我们的任务啊。
晚餐完全是俄式,有成盆的酸黄瓜和罗宋汤,土豆泥。可惜没有大列巴,只吃了馒头和米饭。
看了一会粗劣的俄罗斯歌舞,我们坐在廊下玩了会牌就回屋里了。
今天这里似乎是有贵客来临,一会儿窗外的篝火就被点燃,为双鸭山什么煤矿公司董事长和什么局长以及局长的侄子庆祝,人声鼎沸音乐震耳,主持人声音激情万丈,但是说到最后让我目瞪口呆:“今年作官在恩乡,明年作官在中央“。
呵呵,真长见识了。
海拉尔
额尔古纳中国北方第一湿地,绿色的树林和湿地如诗如画,爬坡下岗,电瓶车。冷风习习,游人如织。
呼伦贝尔民俗博物馆,一层俄罗斯民族,二层蒙古族,三层多民族,从生活习俗到民族服装,独特具体,丰饶美丽。
在那些恶劣气候中生活着的人类应该感谢大自然的丰厚馈赠,正是有着这样极至的环境存在,才会有各种各样生存的方式方法,也才会有绵延悠远宏大而艰辛的历史文化。
无论在什么地方生存和繁衍的生命都有着物竞天择的权利,也因为大自然和人类相互独特依赖关系,才能为自由的和谐生长提供广阔的空间。
晚上我们是9点55分的火车,因为票非常难买,我们拿到的车票上霍然写着牙克石到哈尔滨。
牙克石是海拉尔的下一站,明显是旅行社车票买不着才出此策,当地地陪小丽一直跟着我们到牙克石才下火车。
海拉尔是刚刚开发的旅游城市,行业疏漏比比皆是。火车站正在大兴土木,进站出站只有一个口,小到只能走过一个拿箱子的旅客,然而现在这个通道却面对千军万马提溜着各种各样行李的旅客,其中不乏亮着大嗓门一路横冲直撞的草原大汉,那种拥挤让我们一行无奈而恐惧,真是好不容易才通过。
列车上面通道和盥洗室都站满了各种各样的人,不知道是都没有票还是等待着什么,只听见列车员不停地劝阻和驱赶着人们,幸亏我们的软卧可以关门,待在里面天下太平。
哈尔滨
一早九点到达哈尔滨,吃完中餐便去机场,一路顺利。
愉快的行程让原先素不相识的人们成为朋友,这是更让人难忘的事情。
(桂 迎)

Copyright 浙江大学工会 Email:gongh@zju.edu.cn 联系电话:0571-87951470    管理登录 旧版回顾

您是第位4073386访客   技术支持:创高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