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浙大教工 > 2015年第2期 > 文化广角

118岁的浙大来了个81岁的年轻人

发布时间:2015-09-25 10:10:17访问次数:901

20 0 0  6 6 院受校的教授或院长,聘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兼职教授,以纪念夏衍的学术报告会开启了浙大“第一课”。

2015 年,81  岁的王蒙再临浙大,以“永远的文学”讲座共庆 浙大 118 周年。

15 年过去了,王蒙从花甲耳顺到耄耋之年,不变的却是这位 “年轻人”“青春万岁”的振臂高 呼,像一簇生命之火燃烧在文学 的原野。

两次讲座,都是人文学部主任徐岱邀请的。王蒙是徐岱口中 能带给浙大师生“人文情怀”和“世事洞明”的出色的演讲者。

2015527 日, 王蒙,这位“10 年的基层团干部,22年的‘右派’,3 年零5个月的共和国文化部部长,10 年的中央委员,

15年的政协委员”,10 余所大学院校的教授或院长”几乎走遍全世界“的旅行者,以及写作长达60 年的作家。这位 81 岁的耄耋“青 年”带着他的季节,恋爱着、狂 欢着,燃烧着、品味着,与我们相遇。

青春万岁!!

上午九点,紫金港校区蒙民 伟楼 223 报告厅已坐有不少师生朋友,有些还是从西溪等其他校 区赶来的。还有很多没有抢到票 的同学和文学爱好者在门外焦急 地等待着,热切表达着自己对王 蒙老师的喜爱。

尽管票早就已经发完了,讲台前、走道上,还是坐满了慕名而来的听众。

讲座主题为“永远的文学”。 简单的 PPT,如同隽永的人民文学。不少听众们一阵惊叹,纷纷 议论 PPT有个性。

主持人徐岱老师首先发言,

“请大家提问的时候不要叫‘王部长’, 都叫‘王老师’。他说王蒙老师的睿智、人生经历,真正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达到了学问的最高境界。“‘独孤求败’不知能不能这样说”。

“我已经占了五分钟,实在不应该。”徐岱老师简短但意蕴深远的开场词之后,同学们用热烈的掌声再次欢迎王蒙老师。

“大家好,谈一点个人的文学生活,包括阅读、创作、讨论,回答一个问题:文学会不会因为多媒体、新媒体的发达走向式微。”

王蒙老师声音低沉浑厚,清晰有力。浅色衬衫中的这位“年 轻人”显然精神很好,他身体微倾,眉目高扬,把早准备好的一方草 稿纸在讲台上慢慢铺平,直接进 入讲座主题。

交流与温暖 不再陌生

“读了文学之后,文学对陌生的现象命名,陌生的世界就变成了你的世界。”

王蒙老师首先讲到童年的文 学经 验。他在 1941 年小学二年 级时看的第一本书《小学生模范 作文选》的第一篇文 章《皎洁 的月儿从天空升起》一下子把他 震动。

“夜晚,没有雾霾,楼房也少,我看着月亮,一下子喊出, ‘皎洁’!”

这孩提时光的动人再现仿佛让同学们看到了少年王蒙,年轻心性影影绰绰。

记忆与提升 克服虚无

“世界是无序的,但是小说里是有序的。文学给生命增加了基础和理由。”

第二个分点中,王老师谈到 19 岁时《青春万岁》的写作。

1953 年,和平解放北平、新中国 成立对一个青年来说是比幸福还幸福的事情。

“我也很怕我的青年人的胜 利,青年人的凯歌,青年人欢呼新中国胜利的经验会随风飘散, 我要把它写下来,这就是《青春 万岁》的开始。”

王蒙老师左手肘抵着讲台桌,右胳膊随着他激情洋溢的话语挥得激动,不得不感叹高龄之中却年轻的魅力。

陪伴与洗礼 何必惊慌

“为什么写爱情写得多,因为 他失败的多啊。”

1957 年我落马 了,我从来 没觉得我在马上啊。若是说落水, 我很喜欢落水,50 多岁在墨西哥 跳过 4 米台。”

王蒙老师认真地回忆。他夸奖狄更斯对革命一方写的到位,甚至带出了乡音 :“我的天哪!我姥爷的诶! ”孩子心性般的脱口 而出,惹得大家笑得鼓掌!

戴着镣铐的舞蹈 点到就好

“在有限制的情况下,创作主 体面临很大的考验。”

1963 年底,王蒙老师主动要 求离开北京师范学院,在新疆劳动锻炼整整 16 年。

“虽然我弱不禁风,还是有几 个很得意的事情,比如扛过 115 公斤的麻袋,颤悠颤悠就上车。

 光辉历程,峥嵘岁月。就不在此一一说了。”

王蒙老师推推银边眼镜,眼 里都藏不住笑。徐岱老师补充评 价说他此时写就的 70 万字长篇《这边风景》“比《穆斯林的葬礼》 写的还穆斯林”,听得王蒙老师在一旁自得地笑。

难怪说“年轻人”王蒙是真正的性情中人。往昔峥嵘却是如今一笑而过的段子,若不是年轻 的心态润泽皱纹,哪能如此意气勃发!

心如涌泉 意如飘风

“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二十页不分段,少得多少稿费呀!”

王蒙认为全世界的作家只有 庄子是“心如涌泉,意如飘风”,“每秒钟比最好的回旋加速器还要快,比电子质子的运动还要迅速。”双 手比划着在胸前摆动,睿智形象的语言引在座同学开怀大笑。

永远的文学 永远的问候

“大学里一定要明白,文学是无法替代的。”

到了最后一个分点了,王蒙 总结说,文学最大的弱点是缺少直观性,但是看直观的东西有非常大的危 险,会带来 白痴化,我们的语言水平、思维能力在下降。

“《华西都市报》问我想跟曹 雪芹说什 么,我就想问,‘最近吃饱了吗?一会去吃涮羊肉怎么样?’,文学就是在吃不饱的情况下也要坚持,所以说文学是永远的。有浙江大学在,有人文学部在,有徐岱老师在,文学是永 远的!”

中气十足的一席话听得同学 们先笑了,随之而起的掌声比笑 更持久、更用力、更大声。

提问环节

11 点,在一个半小时的讲座 后,同学们提问热情高涨,用期盼的眼神呼唤着王蒙老师和徐岱老师。

这位稳重的农学院博士生坐 在讲台左侧的地板上,抓着认真 做的笔记“幸运地”被选中。他 问道

“请问您之后有什么计划,会 出什么样的作品,短篇中篇还是 长篇?”

王蒙 :在没有衰老以前要写 的非常多,讨论中国文化的都想 写。我不是耄耋之年,到“冒泡之年”了!

掌声顿起,在座听众不仅被 这位高龄高产量作家的幽默风趣 感染,更对这位“年轻人”的创 作精力和精神肃然起敬!

一位研究生学长打好了问题 草稿在手机上,略有紧张地复述了好几遍这个有 点“纠结”的 问题

“我觉得大学生不会问问题, 姜文来的时候,没有思考好就问。大学生不会提问题,不会思考问 题,不会解决问题……不知道您 年轻的时候是怎样一步一步思考、 解决问题的?”

王蒙 :“还有人给你提问题 提什么都是好的。要没人提问题, 那今天真是讲的太糟了。我知道浙江大学是个非常好 的学校,我没有任何挑剔,对大家非常感谢。”

由于时间原因,讲座必须在11 25 分结束去赶飞机。作为最后一个问题,一位同学询问王蒙老师对小说未来的预测。

王蒙老师一接到问题就爽直 地回答 :“小说的未来我哪知道 啊!”大家被听得一愣,而后大 笑起来。

“小说的一大特点就是没写出 来以前谁也不知道!写完的时候 说,哟,真棒啊!这谁写的这是! Me its Me !”

这位两鬓斑白的老人执着话 筒哧溜溜丢出的几句话再率真可 爱不过,大家不由得鼓掌佩服!

11 20 分,徐岱老师遗憾 地结束了提问环节,“应该多留点 时间给同学们提问。”

他做总结发言说,用沈从文一句话来讲,“看到桥上走下一个胖女人,心里很难过”。这句话无法表演出来,但是有语感的汉语 人都能读出千滋百味来。

在大家经久不息的掌声中, 王蒙老师起身离场,不少同学自发起立,鼓掌送别这位鹤发童心 的“年轻人”,这位已经 81 岁的 作家王蒙。

铁凝曾称他为“高龄少年”。 感谢这位“年轻人”带给 118 浙大的永不熄灭的人文情怀和生 命之火。

他的“年轻”,是在眼睛里对过往岁月的温柔审视,穿越童年,穿越文革,穿越新疆的兄弟姐妹。 他的“年轻”,是鼻息间对今时今 日文学走向的包容鼓励。他的“年轻”,更是赤诚的心里对永远的文 学那 不熄的 热爱、不竭的创作、不逝的追求。

这场“青春万岁”,是赠予浙 大最好的生日礼物!

(作者:屠佳嫒 陈瑜思 传媒学院团委全 媒体平台)

 

Copyright 浙江大学工会 Email:gongh@zju.edu.cn 联系电话:0571-87951470    管理登录 旧版回顾

您是第位4073378访客   技术支持:创高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