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浙大教工 > 2015年第1期 > 求是记忆

一位指引人生的恩师

发布时间:2015-05-14 13:18:35访问次数:900

    阙端麟(1928-2014)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著名半导体材料专家,原浙江大学副校长,原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原省九三学社主委;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导
    2014年12月17日的下午,冬天的阳光忧伤无力地铺撒在杭州的大地。一个痛心的消息在求是园默默传开:令人尊敬的阙端麟院士与世长辞了。学校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同事们失去了一位和蔼可亲的前辈,同学们失去了一位知识渊博的先生,而我失去了一位人生指引的恩师。
1988年,我师从阙先生攻读博士学位。自那时起,除去在国外几年,一直在先生身边学习、工作,迄今已经20多个年头了。回想起来,和先生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么清晰,仿佛就发生在不久的过去。
   学业和人生的导师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阙先生是在1987年底的一个学术报告会。因为我要被保送为阙先生的博士生,按学校要求,须做学术报告进行评估。那时候阙先生还担任浙大的副校长,我看到的是一个瘦瘦小小、腰板挺直、一头黑发、满面红光的和蔼长者。从那时起,我个人的生活、科研,可以说是整个人生,都和阙先生联系到了一起。他影响了我几乎所有的重大选择。
    博士快毕业时,我对今后的工作充满了幻想。当时我联系了两个工作,一个是在上海,从事证券,属于当时的“时髦工作”;还有一个是在深圳,一个著名的IT企业。阙先生找我谈话,希望我留校工作。有一天,在去实验室的路上和他相遇,他和我谈了很长时间,谈到了我的理想、困难、发展和前途,谈到了半导体材料所的希望和前景。最后,阙先生拉住我的手说:“留下来,好好干,会有前途的”。从此之后,我的人生航船就驶向了半导体材料科研与教学的海洋。
1991年夏,我获得博士学位,有幸成为先生门下第一位博士。其时,我的一篇论文被国外一个著名国际会议接受为口头大会报告,对我来讲,这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可是,我刚刚留校,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在90年代初,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手续上,出国都是一件很难的事。对于一个刚刚留校的年轻人来说,出国开会更是“难于上青天”。是阙先生筹集了经费,并亲自帮我向学校行政部门、主管校长申请,最终使我获得出国开会的机会,从此,我打开了国际学术交流的大门。
     90年代中后期,我在德国Freiberg工业大学工作,妻女陪伴在身边,有着良好的工作待遇和悠闲的生活。
     一天,我收到阙先生的来信,信中介绍了研究所的近况,并希望我能考虑回国工作。我和先生书信来往,讨论了许多,最终还是决定不负先生所望,举家回国。
    在90年代末期,国内收入很低,也很少有人从海外举家回国。当时,我在国内外的收入相差二十多倍。说实在的,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讲,回国实在是一个很难的决定,后来,我成了那个大学城第一个带全家回国的中国人。
    正是阙先生的影响以及阙先生的人格魅力起了决定性作用,回国前,我没有和学校谈到住房、经费、实验用房等要求或条件,便义无反顾地回到了浙江大学。坦率地讲,如果不是阙先生,也许我当时就不会回国了,也不会回到浙大了。所以说,在我人生的又一个关头,是阙先生帮助我确定了方向,也确定了我人生的轨迹。
   对科研和教学的炽热追求 
    阙先生不仅是我学业和人生的导师,他对科研和教学的炽热追求和倾心奉献也是我们的榜样。他一生辛劳,一直忙于教学和科研。直到70多岁,他依然站在讲台上,为研究生讲授《半导体物理》。可想而知,每次站着讲两节课对一个70多岁的老人来说是不易的。我们劝说他多次,都没用。阙先生总是说:“教师就应该给学生上课”。直到有一天,我“骗”他说:我们年轻人的课程不够上,您是不是让一让?他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教鞭。
 阙先生一生从事半导体材料研究,硕果累累,获得了三次国家发明奖和十多次省部级科技奖。他一生钟爱科研,直到晚年,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还经常到实验室和我们讨论科研项目、设计实验。
 2008年前后,国际太阳能光伏产业快速发展,其基础材料高纯多晶硅出现严重短缺,低成本高质量多晶硅的制备原理和技术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我们也做了一些研究。那时,阙先生已经接近八十岁高龄,他自己还提出一些新思路,亲自查资料、亲自设计设备,甚至亲自联系厂家,直接到厂家考察、指导实验设备的研制,最后还制定详细实验方案,并直接在实验室指导研究生做实验。
 多年来,阙先生的认真是出名的,只要他在研究上关注某一个问题,总是不遗余力。他常常会想到一个问题,就拎起电话找我,安排实验、讨论想法。我的家人都知道,早晨七点多的电话,一定是他找我讨论事情的。直到他身处病榻,每次我去探望他,他依然要说起科研的事情,说起目前的困难、今后的方向,关心着研究的进展。在他人生的最后两个月,意识已经不是很清楚,半夜懵懂醒来,时常要让师母给我打电话,说要和我谈工作。师母便骗他说:“他出差了,没法接电话。”事后闻之,内心恻然,一方面为先生的状况痛心不已,另一方面又为先生对科研工作的执着而慨叹。
 我回校工作后,在他的领导和指导下,一直从事掺氮直拉硅单晶缺陷的基础研究工作。十多年后,我们有了一些成果积累,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在报奖时,我将他的名字列为申报人之一,但先生坚决不同意,要求不要列上他的名字,他说:“这是你们年轻人的工作成果,虽然有我的贡献,但是更多的是你们的,应该鼓励年轻人。”最终,他的名字不在获奖人之列,而是列上了两位当年直接参与研究工作的博士生同学。只有我们知道,获奖的背后,体现了先生的高风亮节。
 还有一件事,让我一直印象深刻。那是2005年的夏天,浙江省正在遴选“浙江省重大科技贡献奖”的人选,要重奖五十万元。
 学校经过讨论,决定将阙先生作为候选人上报。当时,阙先生正在国外,学校通知我帮助先生准备材料。我和阙先生联系后,替他准备所需要的材料并上报。等他回国后,我又向他详细汇报了情况。但是,他忽然想到,他以前得过浙江省的一个科技贡献奖,他觉得不应该再申报这个奖。我告诉他:“那是两个不同类型的,不重复的。”但是,他认为不好,应该让其他科研人员有更多机会。第二天,他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专门到学校有关部门,要求撤掉他的材料,请他们换其他老师。在他的坚持下,学校从省里撤回了他的材料,换上了另一位老师。阙先生在荣誉、利益面前的高尚风格,体现了他的人格魅力。
 “身许半导体,引学科挺立潮头,玉振金声垂百世;心系单晶硅,育桃李争鸣宇内,兰薰桂馥惠九州。”一副挽联道出了学生的心声。我在蓝天下祈祷,愿先生在天堂安息!
 (作者为阙端麟先生的博士生,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现任硅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浙江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

Copyright 浙江大学工会 Email:gongh@zju.edu.cn 联系电话:0571-87951470    管理登录 旧版回顾

您是第位4059738访客   技术支持:创高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