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浙大教工 > 2013年第3期 > 教书育人

姚缨英:我最怕对不起学生

发布时间:2013-12-11 09:44:10访问次数:1084

       姚缨英:浙大电气工程学院教授,先后任电工电子实验教学中心主任、电工电子基础教学中心主任、国家级电工电子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常务副主任。承担了“精品课程”、“省级、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爱迪生班”建设等工作。为本科生开课20门,平均每年课程教学工作量在400课时左右。2013年获得浙江大学心平杰出教学贡献奖。
  姚缨英随身带一本巴掌大小的便士贴,第一页记着自己今年下半年要上课的班级、时间和地点。周一到周五,天天都有课。即使不上课,来找他的学生也很多,各种原由的都有。她是学生口中的“姚妈”,“姚妈”当老师30年,她说自己最怕就是对不起学生。
  姚老师的“怕”
“姚妈”怕迟到。她家住天目山路附近,平时骑自行车去紫金港校区上课。4年前初夏的一天,突降暴雨,气势空前,“姚妈”一出门就被风雨裹挟住了。杭州城西道路上的积水已经淹没了小半个自行车轮子,交通已经瘫痪,公交车、出租车都指望不上了,怎么办?只有走着去。“姚妈”回屋里又多带了一套衣服出门。雨伞根本无法抵挡住凶悍的风雨,单薄的“姚妈”在雨里“挪”了一个多小时。到教学楼时,她先去洗手间换了一身衣服,不过头发还是湿的。当湿淋淋的她准点站在学生们面前,迎接她的是一片掌声。
  还有一次,用“姚妈”的话说,“这个是我自己的原因”。骑了好几年的自行车破得叮当响,没法再修,她于是去买了辆新车。第一天上路,她7点就出了门,没料到,车子没有调试好,踏两圈链子就掉。那时正值早高峰,空的出租车已经难觅踪影,最“靠谱”的选择,还是回头去坐89路。这挤公交车的一路,“姚妈”心情很煎熬,“迟到让同学等很不好啊。”她摸出诺基亚手机,给管理实验室的老师打了电话,“请帮忙在黑板上写一句:迟到两三分钟请稍等。”一下车,顾不上看表,她就一路小跑奔向教室。这次出现在同学面前的,是一个气喘吁吁的“姚妈”,同学们坐得齐齐整整,给“姚妈”鼓掌。有同学说:“没有迟到,还早到两分钟呢。”
  一回想起同学们在教室等待的场景,“姚妈”心里就很暖,她觉得,学生需要她,就是她一切的动力,没有任何借口,都要准时赶去上课。
  去年春学期的一堂课前,“姚妈”的嗓子突然不能发声了。“是上课呢?还是不上呢?”“姚妈”觉得缺课不好,就在家里一遍遍清嗓子,然后去了教室。之前上课从来不用话筒的“姚妈”,在那一天不得不抱着话筒说,即使这样,她的声音还是勉强能够听见。课上了一半,有个同学溜出去,几分钟后,把一盒西瓜霜放在讲台上;课间休息,“姚妈”发现自己的水杯不见了,有同学火速跑去为她打了水,说“姚老师,喝点温开水吧”。
  事后,“姚妈”还一直在想,这样扯着嗓子上课,到底好不好呢?学生听不清,会不会影响教学效果呢?是不是应该换个时间讲更好呢……这就是“姚妈”,只要与学生相关的事,就会让她“纠结”。
  姚老师的眼光
  课外,来找“姚妈”的学生很多,要求写推荐信的,咨询专业问题的,请教题目的,重修课程的……而“姚妈”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学生有要求,我肯定要想办法满足他们的。”
  2006年,一位男生跑来找“姚妈”,请她做SRTP项目的导师。电气学院有很多“牛”教授,但申请SRTP课题导师的同学也很多,那些不怎么“出挑”的学生,就会被“冷落”。来找“姚妈”的男生叫徐碧文,那年读大二,前几个学期的成绩确实很一般。但见他第一面,“姚妈”心里就决定了:“我要收留他。”“一定要找一个适合他的项目给他做,他会认真去做的。”
  “姚妈”的用心,得到了学生的回应,不久,他就捣鼓出了一台让她惊喜的小仪器。“姚妈”发现,虽然学习成绩不那么拔尖,但徐碧文对实验的兴趣和禀赋,还在其他同学之上呢。在“姚妈”的鼓励下,徐碧文还考上了电气学院的研究生。读研的时候,徐碧文主动提出来给“姚妈”当助教,他指导学生时出的题被“姚妈”拿来当示范,在电气学院的“尖子班”爱迪生实验班用了好几年。后来他接触到一家做半导体的大公司,还给“姚妈”牵线搭桥,“姚老师,要不要跟公司做联合实验室?”“姚老师,我们这有个不错的课题,学生想不想来参加?”
  每年教师节,徐碧文都会给“姚妈”发来祝福短信。“当初,请‘姚妈’做SRTP项目的导师,就是因为欣赏她沉稳踏实的态度。能做她的学生是种缘分,是她教会了我‘认真’。”
  来找“姚妈”的“失意”学生,徐碧文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大概是我长得比较面善吧。”她很富足地笑着。9月10日,浙大举行的心平奖教金颁奖仪式上,“姚妈”说,大学生正处在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不成熟的时期,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予及时的关爱,是一个教师应该做的。
  找“姚妈”的学生不仅有她自己班上的、学院的学生,还有一些是其他院系的。机械系的本科生许星光就是慕名而来,“我就是喜欢电子,想跟您做SRTP。”面对这样“八字还没有一撇”的要求,“姚妈”也不慌不忙,问问兴趣先。许星光是个音响爱好者。于是,课题最终确定为设计一个“便携式的卡拉OK”。许星光半路出家,对于电子基础知识都还不太懂,姚缨英就给他“开小灶”,一点点教,从电路原理,到模电技术,还为他找参考资料、手把手教焊电路板。项目完成的时候,“姚妈”和许星光都很乐,“这个‘卡拉OK’虽然样子难看了点,但只要是立体声的歌曲,通过mp3这样的设备插上我这块电路板,放出来的就是伴奏音乐,你只要对着麦克风唱就OK啦。”
  唯一可以“拒绝”的,是天资很高的学生。“我会告诉他们,学院里哪些教授水平比我更高,科研能力更强,跟着他们做,也许学生的视野会更开阔,会成长得更快。”
 “我只是一位教基础课的普通老师。”
 “姚妈”这样评价自己的时候,笑容依然是富足的。
  姚老师的理想
  电路原理(甲)I、电路原理(甲)II、模拟电子技术基础、数字电子技术基础,再加上各自的实验课,电类学生要面对8门必修课。拿到这样的课表,用大二学生的话说是“头皮阵阵发麻”。
  但是姚缨英说,“课程太多是一回事,另一方面,怎样在有限的学时内,传授精炼而宽泛的知识,并激发学生融会贯通,有效应用?这个难题一直困扰着电类基础课程教师,需要我们关注并试着去破解。”
  姚缨英从老教师那里得到了启发,开始调研、反复组织研讨,如何“并联”核心知识,“串联”系统知识,避免课程知识体系的碎片化和收敛性的思维。最终她决定对电类基础课程从课程架构、教材、教学内容以及教学方法等多方面进行调整,把8门课减少到4门课。
  学生减负,对老师来说可就是“增负”,而且还有点吃力不讨好。老的课程体系已经沿用了30余年,老师们都已经驾轻就熟,而新的课程体系对教师的要求非常高,更何况,这样颠覆性的改革结果怎样还很难预测,有必要花这么大精力吗?
  “总得有人来当这个吃螃蟹的人。”重新编写教材,重新设计实验,到国内外学习、考察、交流,姚缨英几乎每天忙到半夜。“我觉得学习不能就事论事,必须有所延伸、拓展,学会融会贯通,学会整合运用,这样才有利于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
  每一年,姚缨英都会选择一个目标进行尝试,几年下来,她和她的同事编写了二十几本讲义,去年一年就编写了9本,开发了配套的新实验,在爱迪生实验班试讲。每讲完一个章节,就专门抽出时间听听学生的想法,随时根据反馈在讲(下转第40页)(上接第21页)课方式上作调整。一年过去,再做一次大的总结,更新讲义。有同事跟姚缨英开玩笑说:“你怎么老在写教材,老在备新课啊?”
  如今,讲义已经出到了5.0版本,教改也在爱迪生实验班实施了6年时间。她的同事范承志老师说,姚缨英经常把前沿问题引到课堂教学中,“她的实验课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有很大的拓展,非常考验学生的综合能力”。学生们则反映,上课时间少了,学习的兴趣却更大了。
  “交差不难,要想做得好,必须在课外下功夫。姚老师的课‘戳’到了我们的兴奋点,我们都很乐意多花精力。”12级爱迪生实验班班长杨雁勇说,学院实验室对他们班的学生24小时开放,他们经常会利用周末时间来做实验,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想找姚缨英帮忙,她都随叫随到。
  为了教改能有更好的效果,姚缨英只要有空,就会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听其他老师讲课。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她还在“突击”工作。她透露说,今年秋冬学期,教学内容的改革将伴随课堂教学方法的改革同步进行,期待有新的收获。明年秋天,教改就将推广到整个电类学生的课程教学。
  在浙大工作10年,从一个普通的教师,到承担教材与课程的建设任务,再到组织整个电工电子基础教学团队的工作,“只要对学生有好处的事,我都愿意去尝试。”姚缨英说。她心底一直记得的一件事,是她应聘初到浙大,正赶上杭州的盛夏,但为了她儿子转学的事,学院的老师一趟趟地跑各个办事单位。姚缨英是一位母亲,是一位老师,是一位记得嘱咐和承诺的人,每一次应对新的工作,她心里想的都是:“一项工作交给我负责,这是一种信任,我不能对不起这份信任。”
(吴雅兰 周 炜)

Copyright 浙江大学工会 Email:gongh@zju.edu.cn 联系电话:0571-87951470    管理登录 旧版回顾

您是第位4059572访客   技术支持:创高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