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浙大教工 > 2013年第2期 > 求是之光

为数学“痴狂”50载——浙大举办纪念陈建功诞辰120周年座谈会

发布时间:2013-10-30 14:03:36访问次数:1178

    “从1929年父亲到浙大任数学系主任起,到1971年过世,共有42年的数学生涯,其中,他在浙大数学系总共待了23年。”5月31日,在浙大举办的纪念陈建功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来自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翰馥等陈建功先生的子女及孙辈8人,以及中国科学院院士夏道行、石钟慈等学生18人,从求学、治学等方面回顾了陈建功先生的一生,以此纪念这位我国杰出的数学家和数学教育家。
 陈建功和数学
 陈建功先生的研究领域涉及正交函数,三角级数,函数逼近,单叶函数与共形映照等,20年代独立解决了函数可以用绝对收敛的三角级数来表示等根本性的数学问题,得到了关于无条件收敛的判别理论,是中国数学界公认的权威、函数论方面的学科奠基人和许多分支研究的开拓者。
 陈建功先生的在日本攻读博士学位时的导师藤原松三郎曾说,“我一生以教学为业,没多大成就,不过我有一个中国学生,名叫陈建功,这是我一生的最大光荣”。
 他写的《三角级数论》一书,是中国人在国外发表的第一本数学专著,也创造了一套确切的日文数学术语,至今仍在沿用。“有许多数学术语,是他第一个创译成汉语,并沿用至今,如单叶函数、三角级数的绝对收敛等”。浙大数学系系主任包刚说。
 陈建功和浙大
“父亲的数学生涯和浙大渊源最深。”座谈会上,三儿子陈翰馥说。浙大数学系建于1928年,1929年,陈建功到浙大任数学系主任。1931年,陈建功先生说服当时的浙大校长邵裴子先生,希望把苏步青先生聘任到浙大。1933年,苏步青先生接任数学系主任的职务,并与陈建功先生一起,共同致力于把浙大数学系办成全国一流的数学系。
 在浙大的日子里,陈建功先生与苏步青先生合作开创了“数学讨论班”,用这种方法,使学生受到严格的科学训练,培养了如程民德、谷超豪、夏道行、王元、胡和生、石钟慈、沈昌祥等院士和熊全治、杨忠道、周元等一批学者。这种教学模式,被世人誉为“陈苏学派”。
“父亲主张教学必须与科学研究结合,如光搞研究不教书,那就要‘断子绝孙’了,不搞科学研究就不能提高教学质量,他认为基础理论搞好了,就如同老鹰抓小鸡,站得高,看得远,实际问题也就容易解决。”陈翰馥说。在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当研究员的陈翰麟说,父亲终生从事数学教育,他常说,“我觉得培养人比自己写论文意义更大,中国需要许多数学人才”。
 夏道行是陈建功先生解放后的第一批研究生之一。他说,陈先生性格温和,从来没见过他发火。“有次,我写了一篇关于面积原理方面的论文,但当时我只读过一两篇数学论文,根本不知道数学论文怎么写,只好用中文像做习题那样写出来给陈先生改,”夏道行说,“陈先生非但没有批评我,还帮我来回修改了好几篇,我记得满稿纸上都是陈先生用红笔改的。”
 关于论文,石钟慈院士记得当年陈建功先生和他说过一个故事:有个不是英语国家的数学家,用他自己习惯的英文写了一篇数学论文给一位教授,希望这位教授能推荐发表,而当时这位教授也觉得文章不错,所以就重新把他的文章写了一篇,并且对这个数学家说,“我已经替您改成英文了”。
“陈苏之星”奖励计划
 在浙大教学时,曾有人问过陈建功先生,为什么已过花甲之年还要带三个年级的十几个研究生,一个单叶函数论有何必要那么多人?陈建功先生的回答是,“我带这么多研究生,并不是为了让他们毕业后都搞单叶函数论,函数论是我的专长,我可以通过指导他们搞这一行,把他们尽快带进研究领域,教会他们独立从事科学研究的方法,将来搞国家需要的研究。”
 “父亲把这种培养人的方法,生动的比喻作‘鸡孵鸭’”,陈建功先生的大儿子陈翰麒说,父亲说,现在国家需要扁嘴巴,但尖嘴巴也可以孵扁嘴巴嘛!
 2011年5月,浙江大学数学系设立“陈苏之星”青年教师奖励计划,通过培养与引进相结合,每年资助5位青年教师到国际一流大学交流,引进3-5位高水平人才。“我们的目的,是希望能继承和发扬‘陈苏学派’的精神,打造学科优质梯队,造就一批进入世界科技前沿的优秀学术带头人。”包刚说。
(潘怡蒙)

Copyright 浙江大学工会 Email:gongh@zju.edu.cn 联系电话:0571-87951470    管理登录 旧版回顾

您是第位4058450访客   技术支持:创高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