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浙大教工 > 2013年第2期 > 专题报道

贯彻“六高”强校战略 坚持内涵发展之路——校“双代会”四次会议大会发言摘录

发布时间:2013-10-30 13:52:41访问次数:1349

大力推进学科建设 促进学术合作
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系 张泽院士
    学科的交叉与合作,是追赶世界一流大学一个很重要的切入点。
 从浙大进入ESI排名前100的学科情况来看,浙大的学科在近几年都有长足的进步。比如计算机科学,从2011年的171位,两年时间升到90几位;植物与动物科学,从两年前的145,也升到了90几位。但我们的一些在世界排名越靠前的学科,进步起来就越困难。比如材料学,2年前在国际上排名是38位,现在排到26位。
 我们与自己比,学科发展还是比较快的。但这个非常快的背后是什么动力呢?拿我们材料学科来说,绝非仅是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系,还包括化工、高分子、物理,很多的学科、很多的教授,都为材料学科的进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当然,材料系发表的文章,也有好多在统计中去了物理、化学。实际上,这就是学科的交叉,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已经如此。就是这种交叉与合作,使我们的学科有了长足的发展。
 我拿自己的工作举一个例子。我们与别的研究机构合作的研究成果前几天在《NATURE》上发表,是关于金属“金”的理论强度问题。做这样的研究至少需要三部分人,第一部分是搞电子显微学的人;第二部分是搞力学的人,或是在力学的基础上搞力学计算的人;再就是纯粹搞计算的人。这三部分人合在一起,才有可能把这个文章做出来,所以这个合作是一个国际合作。这篇文章浙江大学不是第一单位,我也不是第一作者。我想说的是,这样的工作,单靠哪一个,无论谁都做不成。
 我们另一项合作研究,也在《NATURE》上发表,讲的是如何在一个很小的系统上搭建特殊功能的材料。这是和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个合作。这个合作不是国际合作,是国内合作,但是也涉及到几部分人。这个工作突出了一条,就是合作是在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兴趣下,自主地走到一起进行的。不是靠院系调整,不是靠拉郎配,不是靠给定了资源,然后拉起队伍来做这件事,不是,都不是。只是大家对这个共同的学科的科学问题感兴趣,但谁都不能单打独斗地完成这些事情,所以大家自动地走到一起来了。
 我们还有一项合作研究,3月8日在《SCIENCE》上发表。这篇文章,我们不是第一作者,也不是第一单位,我们只是一个配角。这篇文章讲的是,研究发现纳米材料只是单打一的时候,才具有这样那样的优越性能,但只要把它放到一个宏观可用的材料里,这些性能都不见了。这有一个个体与整体怎么配合的问题,这篇文章强调了怎么配合。很巧妙的设计,涉及到了12个单位。美国就有好几家,包括同步辐射光源等。我在这里面的贡献,是给他一些学术思想等方面的建议。
 这样的一些工作必须走合作之路,而这个合作之路的成果必须是学科交叉的结(下转第33页)(上接第18页)果。大家仔细去看看,近些年来,无论在学科建设上有比较好的表现,还是在学校发展上有比较好的纪录,有亮光点,好多都是这样的结果。
 所以说,必须走学科交叉和合作的道路。但是,合作的路并不通畅,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评价体系,像这类工作,一篇《SCIENCE》,两篇《NATURE》的子刊,如果按我们学校现在的评价体系,都不算数。我没关系,我不在意这些,但是,其他人呢?这样的研究如果都不做,我们有什么机会去追赶世界一流?如果按照现在的评价体系,如果做了也白做的话,谁还去做?
 实际上我们是科技共同体,我们自己应该建立起一个准则,对我们的学术成果、学术行为有一个评价。所以,我提个建议,在学术评价上,实际上要更客观一点,要综合考虑,要特别鼓励团队。我们看看《NATURE》和《SCIENCE》上,没有一个或几乎没有一个研究,是一个单位完成的。一定要合作,而且一定要涉及到学科的交叉,否则的话就很难了。
    最后,我引用一下已故学者王选院士对合作的看法。他说,欧美人是打桥牌的,讲究强强联合;日本人是下围棋的,舍卒保车,有全局观点;中国人是打麻将的,看着上家,防着下家,我和不来也不让你和。在这么一个学术氛围和科技文化下,无论搞什么学科,怎么搞,都会很难。所以,我特别呼吁,要培养好我们的文化,塑造好我们的学术氛围,来大力地推进学科交叉,来有力地促进学术合作。
追求有灵魂的卓越教育
生工食品学院 应义斌
    我们学校有很好的人才培养理念和目标,竺可桢校长很早就为我们制定好了人才培养目标。
 但是国家、学校和公众都有担忧,我们追求卓越,但我们担忧现在校园所展现的过分功利,会不会培养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有很好的智商,也有很好的情商,老成、世故,能够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人对社会会有更大的危害!
 我有一个困惑:如何追求有灵魂的卓越教育?
“双代会”上金德水书记的开幕词和吴朝晖常务副校长的学校工作报告中,都充分强调了校园文化、教育模式、培养环境、育人合力等对学生品性修养养成的重要性。对这几个主题词,浙江大学这些年来作出了很多努力,也积累了非常好的基础。但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在校园文化和大学精神方面,我有这些困惑:我们浙大目前最急需的是更多的外在的资源或数据,还是更深的内在的东西?大学与社会间是否需要保持一段能够让师生独立思考的距离?当他人还浮躁的时候,我们浙江大学发展到今天,是否有条件让我们的校园先静下来,让师生潜心问学?我们浙大人是否真正认为人才培养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进程中的中心工作?真正要树立人才培养的中心地位?真正要建设“以教为荣”的校园文化?
 我们现在有很多的物资奖励,奖励我们的教学工作。但如果没有以教为荣的校园文化,再多的物资投入,效果也可能并不明显。所以,浙大人之共同价值观的凝练、认同和弘扬迫在眉睫!学校去年年底开始了这项工作,我觉得非常及时。
 在教育模式方面,我们还能够做些什么呢?比如说,以就业为导向的功利性学习,是目前学生表现出来的重要的倾向。那么,就业率是检验人才培养质量的标准吗?浙江大学需要有水分的就业率指标吗?如果我们有能力不要,是不是有利于改善现在学生功利性学习的导向呢?
 我们有一个导向,是以带水分的GPA为导向的功利性学习。这个问题在于,追求GPA没有错,错在课程分数无法真实反映学生能力和对知识的掌握程度。那么我们学校能够做些什么?我认为,我们需要改革授课方式,改革考核方式,改革计分方式等等。要做这些,需要学校的支持,提供助教和技术支持。我们应该扩大研究生助教队伍,这也有利于研究生的培养。
 在育人合力方面,学校非常强调全员育人。我想说的是,本来是想做一件好事,但是能不能考虑怎样帮助学生把学校的正能量带上社会?在培养环境方面,我们要思考培养出具有高贵的精神的人。
 我还有一个困惑:如何发展非热门的长线专业?
 长线专业通常是社会需求,但通常是比较艰苦的专业。在浙江大学,我们的长线专业如何发展?我不得不谈我们的大类招生。毫无疑问,大类招生对于大类培养和通识教育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大类招生面临问题是,新生选课更加功利化、学生结构再次扁平化、学生专业思想不稳定、专业归属感严重削弱、不同专业间发展失衡。长线专业受到了严重影响;传统观念、社会偏见等影响,学生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在专业确认过程中受挫,专业思想不稳定,班级人数过少,教学资源匮乏,形成了恶性循环。
 我的建议是,对长线专业,专业招生、通识教育、大类培养、适度流动。适度流动是对那些真正有特长,或者有爱好的优秀学生。在资源分配上,包括免研、教学经费等等,一定要做合理的规划。当然,学校也可以明确决定,有些专业可以不需要办,那就停,但是不能让它自生自灭。
一流大学需要一流管理
社科院 何文炯
    参加这次会议,我有两点体会,一是校长报告很好地体现了求是精神,同时学校又明确了思路和工作重点,特别是提到要进行体制机制的改革。另外,这次教代会,代表们既讨论学校发展的全局性问题,又讨论与教职员工切身利益相关的若干重大问题,这是真的在践行民主办学的思想。
 从管理的角度,我有几点思考。
 第一,一所一流的大学需要一流的管理。浙大正在向一流大学奋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有一流的师资,一流的学生,一流的学科,一流的研究成果。那么,要实现这样的目标,需要一流的管理。学校的管理,就是有效地动员、组织和调配各种资源,为学校发展服务。因此,需要有良好的规制和能够有效执行这套规制的人。
 第二,关键是体制机制与管理绩效。学校管理的绩效,取决于体制机制。从我们学校的情况看,改革探索一直在进行,但还没有完成。管理体制方面,重点是学部制的反思、行政部门职责之调整和学生培养管理体制的改进。运行机制方面,重点是资源配置机制的改进,实现资源配置过程和结果的透明。未来的发展是应该更加规范化、制度化、人性化,强调以人为本。
 第三,管理人才与管理绩效。再好的制度都是需要靠人去执行的,我们需要建设一支很好的队伍,来实施这些管理制度。这里呢,人员素质与业务能力非常重要,要让我们的管理者自己感觉到受到尊重,能有自己的发展前途,需要给他们以生涯规划与激励。
 基于上述考虑,我有几点建议。
 一是进行重大改革举措绩效评估。由于种种因素,有些改革措施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有些改革并不成功。因此,需要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于过去一些重大改革举措的绩效进行一次评估,总结成功的经验和不成功的教训,分析其原因,为今后深化改革、制定更加科学合理的制度和政策服务。
 二是推进简政放权和流程再造。今年初,学校在紫金港的行政服务办事大厅开张了,开启了行政部门办事流程再造之门。在此基础上,要积极探索简政放权,实现重心下移、微观搞活,全面调动基层积极性。
 三是切实加强部门之间的沟通协调。在简政放权、流程再造的过程中,要进一步明确各部门的工作职责,同时要加强部门之间的协调和沟通。要努力把方便留给师生,把困难留给自己。
 四是积极推动学习型机关建设。浙江大学的教师必须站在学科发展的前沿,学生必须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接受先进文化的熏陶,从事管理服务的机关干部同样不能落后。因此,要积极推进学习型机关建设,着力提高“五力”———判断力、执行力、创造力、亲和力、协同力,全面提升管理服务能力。
关于高水平教师队伍建设的做法和建议
化学系 王彦广
    在队伍建设方面,学校、院系要协同,使得院系更好地发挥主体作用。化学系的做法是,系党政联席会议主导与用人和劳资相关的教师分类管理和聘岗工作,系教授委员会主导与学术评价相关的人才引进及职称评审工作。化学系在选择优秀人才时,由教授委员会负责初筛、面试及考核。
 我们的面试要进行2-3天,主要是想让应聘者知道我们的学术生态环境,我们对他也有一个充分的了解。面试期间,教授委员会成员和现有的青年教师会与应聘者单独约谈,应聘者还要与研究生代表一起共进午餐进行座谈。应聘者还要进行45分钟公开学术报告,介绍他已经做过的工作;进行45分钟非公开报告,谈他如果到浙大来,他的科研教学工作设想。根据我们这几年做下来的情况看,面试淘汰率大于50%。
 除院士、千人、求是学者外,新引进青年教师按特聘研究员聘用,而且实行tenure-tracking制度。但无论严格筛选过程,教授委员会也有可能看错人,所以,tenure-tracking这个制度还是必须有的。
 在职称晋升方面,我们也作了一些改革。从2012年开始,由教授委员会负责职称评审的工作。我们现在队伍的规模已不需要再增大,主要是把质量提高,把教师队伍的水平提高。
 在每年晋升时,我们从严掌握标准,宁缺毋滥,不向学校争名额。我们考察的是老师的独立工作成果,考察他的系统性、创新性,没有定量评价指标。
 从程序上来讲,先是进行民意测验和教授委员会初评,以前是讲5分钟的述职报告,现在是45分钟。如果没有实际的工作成果,是很难做到45分钟述职报告的;送审时,由教授委员会主任和系主任在保密的条件下,负责直接送审。我们选择化学学科最强的5所大学的10位同行专家作为外评专家。在至少8位专家认为达到他们学校教授水平,我们才考虑晋升。
 我们在大量引进海内外高层次人才的同时,没有忘记培养我们现有的非常有发展潜力的年轻教师。化学系的做法,是选择一些有望冲击杰青或优青者,包括了我们已经引进来的这些老师,进行培养。在资源方面,包括实验室用房、研究生招生名额给予保证。在经费方面,我们也给予支持,985学科建设经费、211学科建设经费、学校自主科研经费等,都向青年教师倾斜。同时,教授委员会负责考核,再考虑是否给予继续支持。
 在师资队伍建设方面提几点建议。
 一是人才引进,我们一定要坚持高标准,不要急于求成,更不要指标化。二是在岗位聘任方面,希望通过今年的岗位微调,进一步优化队伍结构,做到人尽其才,老中青各有所得。三是要重视实验技术队伍建设,为教学科研提供一流服务。
 现在,我们有越来越多的高精尖的大型仪器,需要很多高水平的老师来管理。一方面,我们教师岗位资源相对富裕,但是高层次实验技术岗位相对稀缺。在这两年中,我们通过设立个性化的岗位,解决了部分问题,但没有解决全部的问题。建议这次在岗位微调时,允许部分有一技之长,但在科研方面冲劲不足的教师转入实验技术岗,从事大型仪器的管理,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最后,建议学校持续支持并增加院系人事自主权,发挥院系在师资队伍建设方面的主体作用。
关于学科内涵发展的思考
医学部 黄河
    内涵发展首先要想方设法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和人才培养质量。
    从教育部评估和一些考核指标来看,医学教学这一方面始终是我们的短板,也是浙江大学的短板。在目前以提高质量为前提的方针指导下,我们需要反思很多政策层面——能不能在体制机制上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让更多的老师能够在讲台上下功夫;另外是扩大教师队伍,支持和培养一批能上好课的教师和扎根讲台的名师。
 其次,是要建立一些新的体制和机制模式。我们要通过进一步推进基础医学系试点学院改革,在其中出一些新的模式、新的机制。另外,需要在全程育人上下功夫。我们现在与美国布朗大学在探讨导师培养体系,希望有一个更新的机制。
 我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想法,在教学上进一步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在前些年中,我们与UCLA的合作,对我们教学的推动,包括八年制的设立、留学生的教育等,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要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必然要借鉴国际上最好大学的教学经验。在这个过程中,国际交流与合作是我们的一个杠杆,也是能起到引领作用和推动作用的重要手段。
 第二个方面,要内涵式发展,人才是最重要的。中青年人才是我们这里最急需的。所以,人才引进与培养是我们重中之重的工作。现在,我们要抓住一切时机、利用一切资源,来扩大我们的学科队伍,引进优秀的人才。
 我们现在正在建立一些平台,希望能够营造一个用好人才的环境。包括转化医学研究院的建设,还有基础医学系、公共卫生系等,在最近几年,能争取把我们的教师队伍翻一番。
    我们的科研能力能不能做出一些原创性的工作?需要我们在原来的PI制上有一些更新的思考。能不能建立一个更加有效的学科群,立足于国家需求和重大项目。产出更多原创性的高质量的论文。这就需要我们在政策层面加以引导。
汤永谦 他把名字刻在浙大
    汤永谦:浙江大学名誉教授,杰出校友,浙江大学校友总会名誉会长,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顾问。
 汤永谦先生身处海外,心系故土,不仅对祖国建设十分关心,更为母校发展倾心尽力。自1997年以来,汤永谦先生偕夫人姚文琴女士先后为母校捐资设立和兴建“永谦活动中心”、“永谦教学大楼”、“文琴艺术总团”、“汤氏化工奖教奖学金”、“汤永谦学科建设发展基金”、“永谦化工大楼”等9个项目,捐赠金额近亿元,为浙江大学的基础建设、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3年5月29日,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不冷不热,人们刚走出H7N9的阴影,杭州的交通依然拥堵。
 浙江大学梵音剧社《十二个人》专场演出在永谦剧场如期进行,然而,这一场普通的演出因为一位老人的离去而变得伤感而又沉重。
“我们站在这个舞台上,看着台下每一个座位席,就好像站在永谦剧场的心脏一样;但是在今天,这颗心脏停止了跳动。我们非常地悲伤,为我们这位素未谋面的校友,为这位令人尊敬的学长……”
 演出谢幕致辞时,梵音剧社的社员们在台上这样缅怀这位老先生。
 “也许在此之前我们对永谦先生并未有更多的了解,所有的社团,在上午,在这里,在永谦小剧场的地板上,一点一点贴地毯,一点一点拼箱子的时候,我们得知了这个沉痛的消息。也许在此之前我们和汤先生并未有过多的交集,但是就在这一刻,梵音剧社的社员们,心系着汤先生,百感交集。”
 他就是汤永谦,永谦剧场的捐助者,同时,他也是浙大的一位校友。
 2011年5月21日上午,浙江大学永谦大楼奠基仪式上,汤永谦先生曾饱含深情地在致辞中说,“用我的名字来命名新的化工大楼,让我惶恐,让我感激。我对母校化工系有太多的感情。”此次汤永谦、姚文琴两位先生出资200万美元支持紫金港校区化工大楼建设,也是他们第九次捐资支持母校的发展。
 据不完全统计,自1997年以来,汤永谦、姚文琴夫妇为浙大慷慨捐资,总计人民币近亿元。这些款项除兴建“永谦学生活动中心”以外,还兴建了一座“永谦数学大楼”以及在2011年5月奠基的“永谦化工大楼”;与此同时,他们夫妇俩还为母校设立了“文琴艺术总团”“汤氏化工奖教奖学金”“浙江大学汤永谦学科建设发展基金”“文琴幼儿教育发展基金”等。
 这也见证了汤永谦的心声——“将钱投入教育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有意义的,只有有了人才,才能强国,强校。”
 他的浙大生涯
 “汤先生坐在我旁边,礼貌地微笑着,我只是瞥了他一眼,轻轻地点一下头。可是仅在几分钟之内,他所展现出来的那种自然淳朴的亲和力,使你感到有一股强力的亲切感,并且有一种磁石般的吸引力,让你想要了解他。我们的谈话就在这样的氛围中渐渐展开。”
 浙江大学68届化工系学生胡捷这样回忆汤永谦先生,那是2005年,他第一次见到汤永谦。
 汤永谦自幼喜欢动手,不喜欢死读书。鼓捣试验,是他兴趣所致。小创造、小发明,一旦成功,比什么都高兴。是什么让小时候调皮捣蛋的“顽童”变成一个实业家呢?他曾风趣地说,是浙大“求是”的学风把他“夹直了”。
 上中学时,他比较喜欢化学课,常常帮助化学老师做实验,从而学会了怎么制作“科学酱油”。老师组织他们去参观肥皂厂、牙膏厂,他更是看得兴致勃勃,当时心里就种下了一个想办化工厂的念头。
 1936年夏天,汤永谦高中毕业,面对众多的大学入学考试,他选择了报考浙江大学化工系。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心里早已孕育的开办一个化工厂的想法。
 那个时候,学习很紧张,每学期要修三十几个学分,每个星期都有考试,很少有时间能顾及学校以外的事情。汤永谦回忆说,尽管那时学习任务非常繁重,但他因热爱化工专业,学习目的明确,所以并不感到枯燥乏味。相反,他觉得学校安排的课外文娱活动丰富多彩,他的夫人姚文琴,就是当时学校合唱团里的一个“明星”,他很欣赏她的普通话和唱歌天赋,所以在后来学校西迁办学途中,他找机会为她打背包,对她问寒问暖,终于将她追到了手,并在遵义结为了夫妇。
 “我1936年进浙江大学,第一年在杭州念书,第二年在江西,第三年在广西,第四年在贵州遵义,在浙大西迁路上颠沛流离,对母校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母校给了我很多的荣誉和恩惠。”
 话说当年,当汤永谦怀抱着心中那个办厂的梦想,完全沉浸在学业的攻读之中时,日寇的侵略炮火打碎了他的平静,1937年,当老浙大的游泳池刚好竣工,喜爱游泳运动的汤永谦正在不胜欣喜之际,抗日战争开始,杭州已完全处于日军的轰炸之中。
 危急关头,校长竺可桢领着全校师生,开始了举世闻名的西迁办学。汤永谦曾回忆说,有句话形容当时的生活,叫做“逢六进一”,意思是说每吃六口饭,才能吃一口菜,足可见其艰难困苦的程度。
 学化工就是要办厂
 到了1940年,汤永谦在浙大化工系毕业。当时,他应系主任之邀,留在浙大当了助教。1942年,浙大成立化工研究所,他又去当了两年研究生。但“学化工就是想办厂”的梦想一直萦绕在他心头。
 为了实现自己心中那个孕育多年的梦想,汤永谦就不惜变卖衣服书籍,筹措了三百元钱,跟当时同当助教的一位张姓同学一起,因陋就简地在贵州遵义办起了一个“中华肥皂厂”。因这个厂服务抗战后方,生产的肥皂质量又好,深获遵义人民的好评。因为那时,遵义老百姓用的都是黄颜色的土肥皂,而他们做的是质量很好的白色肥皂,所以社会和经济效益都很好。
 就在这时,国民党左派李济深儿子李沛金跑来向他建议,希望两人能够合作一起到桂林去办一个新厂。而恰好此时,汤永谦也有扩大经营规模的设想,除继续生产肥皂外,他也想扩大生产香料、牙膏、皮革等日用品。
 当他将所有的钱投入到了新厂的时候,新厂房给日本人炸掉了,所有的一切都没了。就在这时,美国来选科技员,汤先生考取了公费留学生。
 1949年,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已无力负责这批赴美技术人员的经费供应。因此,滞留在美的汤永谦,只好自行谋职来维持自己的学业和生活。但那时的美国,一般人很难找到工作,更何况是华人?
 好在汤永谦有化工技术方面的专长,他经过了多方努力,好不容易才在美国标准包装材料公司纽约市布碌仑厂找到了一个差使。他紧紧抓住了这个机会,为他成为一个成功企业家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否则,他的人生可能是另一条轨迹。
 他在美国成功了
 这个标准包装材料公司规模很大,它下设三十几个厂、二十八个分公司,全公司九千多名员工中,只有汤永谦一个华人。更为要命的是公司总裁,又是一个不喜欢华人的美国人。这给汤永谦的发展,带来了许多障碍。所幸的是副总裁不带偏见,欣赏汤永谦的才干,所以他就靠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聪明机智,通过加倍的努力,从普通技术人员、管理技术人员、管理部经理到技术部主任,一步步往上升迁,终于在1967年被提升为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
 此后不久,命运之神又为他打开了一扇幸运之门。原来,这家规模颇大的美国标准包装材料公司,由于过度扩张和经营不善,总公司决定卖掉布碌仑分公司来渡过难关,并询问汤永谦是否有购买意愿?“办一个化工厂”,是他(下转第22页)(上接第24页)埋藏心底多年的梦想,汤永谦经过了再三的谋划,利用自己几年来所积累的人脉,想方设法地筹足了资金,毅然决然把它买了下来。并将它改名为“特克里”公司。
 此后,特克里公司虽然受到过经济衰退,景气不佳的打击,但好在汤永谦经营有方,对员工又富有爱心,他终于团结大家一起有惊无险地渡过了难关。到了1990年后,他凭着药品包装的独特优势,又从谷底翻身,走上了一条顺利发展的道路。
 1993年5月,特克里公司凭着飞快成长的业绩,名列“新泽西商业专刊”年度成长最快的前五十名私人中小企业。同年7月,汤永谦就登上了圈内杂志的封面,他的工厂也在该杂志的北美包装公司排行中,排为第五十名。其中还专文介绍了他们的业绩,指出在过去一年中,排行蹿升了二十四名,是所有入榜公司中进展最快的一家。
(赵崇强 原载《青年时报》)
 

Copyright 浙江大学工会 Email:gongh@zju.edu.cn 联系电话:0571-87951470    管理登录 旧版回顾

您是第位4073134访客   技术支持:创高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