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回放

走马观花游台湾 撷取晶莹多融砚――――感受宝岛台湾

编辑:admin 作者:张海勤摄影:姚平 时间:2012年06月29日 访问次数:747

   

 

一、降落桃园,百感交集
    当出示了印有特定标记的台湾通行证后,我们浙江大学工会组织的教师暑期旅游团的60余人从台湾桃园机场入关了。2009年的7月20下午五点钟左右的这一天,我将会记得。
    旅客大厅装潢得雍容华贵,色彩温馨。辑毒犬十分敬业,不停跑向一个个移动的拉杆包,认真仔细的闻嗅着。旅游团内各个小组长忙着到银行的柜台前用1:4.63的台湾官方价格兑换台币。
    桃园机场在我的记忆中是一个军用机场。当年就是从这个机场,数次起飞了著名的F101,就用了十几分钟的飞行时间,便窜入我舟山、路桥、温州、福州等地进行空中侦察。甚至飞入了江西等大陆的纵深地带进行侦察活动。那时,F101在世界上也算是最先进的军机之一了。它每次都先在公海上徘徊,当它认为有机会的时候,就突然的以低空的蛇行方式窜入大陆,完成任务后,便扬长而去。那时,大陆对待它除了高炮以外,很少有别的对付它的办法和武器。
    直到六十年代初,我们数次击落了美国的U2高空侦察机后,不久,它也被击落了。F101似乎变得谨慎起来。在我的印象中,在六十年代的某一天中,它又一次窜入舟山的时候,被一门独炮的弹片击中了。从此,它来大陆执行任务的次数就日益减少了。
    到了七十年代,尽管它还是台湾的主要机种,它还是经常起飞。只是沿着大陆的海岸线向北飞,突然的做一个假动作,左转俯冲下降低空飞行,弄的大陆解放军防空部队警报骤响,部队迅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随着指挥员的命令,解放军战士严阵以待。一门门高炮仰视着F101可能窜入的上空。然而,F101只是这样做了一个假动作,几分钟后,它掉头往南飞,又飞回了桃园机场。无奈,大陆的高炮部队只得解除战斗警报。战士们嘟囔着,胆小鬼!怎么又不敢飞进来!
    那时的战士们都十分渴望能参加一次战斗,能亲手击落一架赫赫有名的F101,然而,它不给你这样使你在年老以后能骄傲的机会。它几乎就不再来了,F101几乎就成了骚扰的代名词了。桃园机场因为F101而早早的印在我的脑海里,留在我的记忆中。今天,我居然就站在桃园机场里了,来到了F101的老窝。
    用百感交集来形容此时的心情,我想可能不过分。你想啊,时间如果能倒退到六、七十年代,怎么会想到这辈子能到台湾走一趟呢。那时,能到台湾的只有那些个别的走投无路的叛逃者。还有一种我当时所能想到到台湾的情况是――台湾解放了。然而我知道那时由于我们国力、军力的不足,加之美帝国主义的干涉,他们常常把他们的第七舰队开到台湾海峡,炫耀武力,使得我们不能再复制解放海南岛的战例经验来解放台湾了。所以,尽管我们整天把解放台湾的口号叫的震天响,但这台湾什么时间解放回来,恐怕不是一个短的时间单位。弄不好,我这一辈子未必能看见台湾的解放和回归。既然是这样,这辈子当然也就没有机会亲眼看见台湾景象,也没有机会踏上祖国宝岛台湾的土地了。
    然而,时光荏苒,星移斗转,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特别是海峡两岸许多重要的当事人先后离开我们,他们的政治生活理念和影响力也逐渐淡出,两岸开始互动,实现了三通。到台湾旅游成为可能。站在六七十年代的角度来看今天我站在桃园机场的事实,又怎能不百感交集啊!
    台湾的吴姓导游和接待我们的大巴早已经等候在机场外。当我们在距离机场不远的一家宾馆吃完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大巴在桃园至台北的高速公路上疾驶,在车上已经看不清路旁的景色。看惯了杭州高速公路拥堵的车辆,这会儿感觉在这里开车真是太畅通了,就像是在东北的高速公路上开车那样舒服。
    初来咋到,对台湾的什么都想看一看。
    晚上,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到台北的士林夜市去转了转。那个夜市是一个室内的市场,摆什么的都有。小吃、服饰、土特产应有尽有,甚至还有算命测字起名字的专店。整个市场的规模不大,比起我们大陆随便一个县的市场的规模都比它大。十分钟不用就把士林夜市给逛了两遍。奇怪的是,在逛第二圈的时候,没有看见几个同团的老师们。原来,他们出了士林夜市,直奔马路对面的一家有着四家门面的“旺旺来水果店”。
    呵呵,“旺旺来水果店”的水果真不少,光是芒果就有好多品种。个头特别大,颜色特别艳,价格也特别贵。
    看看大家都在买,我也买了一个芒果,一称,竟然要我300元台币。我的妈呀!合人民币七、八十块钱哪!也罢,大伙儿不是在说,出来一趟不容易嘛,旅游不花钱,什么时候花钱啊?你还甭说,这些说法对花钱还挺管用的,那钱花出去似乎也变得不那么沉重了。
    晚上,我们入住的宾馆在台北市北投中信大饭店。这个饭店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的房间除了有两人的标准间之外,还有一种四人间的房间。老师们对标准间不陌生,因此,对四人间的房子表示出为难。无奈,在满足了部分老师和新婚小夫妻的要求后,还剩下两间四人间,余下的老师和带队的老师们无法选择了。但是,在进入了房间后,我们不禁高兴起来。这是一个大套间,有两间带有各自卫生间的卧室外,还有一间超大的客厅、一个厨房。冰箱、洗衣机、电视机、沙发样样齐全。我想,如果当初大家知道所谓的四人间是这样的,一定不会这样难分配这些房间了。
    站在客厅向窗外的下面望去,台湾高铁横卧在眼前,笼罩在站台的灯光里。
 
二、台湾宝岛,风光无限。
    八天时间我们走马观花似的游览了台北的故宫博物馆、孙中山纪念堂、高雄的前英国领事馆、南投的中台禅寺、日月潭边的文武庙等人文景观,也游览了台北的野柳、花莲的太鲁阁峡谷、北回归线标志塔、水往高处流、最南端的垦丁、鹅鸾鼻灯塔、猫鼻头、阿里山森林、日月潭等自然风景区,还游览台北、高雄的购物商店。八天的时间十分短暂,几乎都在汽车里围着台湾岛的外沿一路跑着。但是就是这样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我们对台湾的山水有了美轮美奂的评价。
    野柳风景区
    我不能忘记在野柳风景区初次实地看见著名的女王头的感觉。那是一种让人震撼的感觉,一种感叹天地造化的感觉。
    “女王头”是野柳最有代表性的景观,也是世界最著名的天然景观之一。它高贵地昂杨着头,视线越过一块桥状的石脊,遥望着海天一色的太平洋,秀发卷曲地盘在脑后,纤细的脖颈似乎盈盈可握。“女王头”是一块罩状石。高约4、5米,常常做为封面和里页被登在著名杂志、画报上。有人拿着从前人们拍摄的照片推估,“女王头”的颈部两个人可以围抱住。可是,现在只要一个人就可以围抱住女王的颈部了。可见,风化十分严重。据说,直径最短处还不到40厘米了。依此推估,“女王头”很可能再过十几年后将不存在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才是可惜呢!正印证了那句话“成也自然,毁也自然”。
    野柳因为“女王头”而扬名天下。但我想,野柳之所以叫野柳,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当我走遍了整个公园时,我想,我找到答案了。这就是野柳的野性。野柳的每一个特色景观,都是历经百万年以上的地质作用所形成,说它历经沧桑应该恰如其分。原生态的石头形状,千奇百怪有的像烛台,有的像拖鞋的仙女鞋、,有的像妇女的美乳,还有的像各种动物,如大象戏水般。更多的像一蓬蓬、一簇簇各种菌类蘑菇和草丛。历经了百万年的各种天然造型的石头艺术品云集耸立在海岸边上,用野性的语言向人们述说着历史沧桑,这种野性或许就是野柳的故事呢。
    太鲁阁大峡谷
    我不能忘记花莲的太鲁阁大峡谷,壁立万仞,凭海临风,把酒问天的那种震撼的感受。
    太鲁阁大峡谷在花莲境内,曾被誉为中国最美十大峡谷之一。进入太鲁阁大峡谷,沿着陡峭的山崖,面对万丈深渊,我想到了另外几个字,那就是“险峻、雄奇”。
    在车上,凭窗望去,见两岸悬崖万仞,奇峰插天;山岭陡峭,怪石嵯峨;谷中溪曲水急,林泉幽邃,不由人不赞叹天公造化啊!难怪台湾的太雅族人称呼它为“太鲁阁”,原来它就是“铁桶”的意思啊!据说,这里曾多次作为战场,随处可见石头碉堡,易守难攻。它好似铁桶江山一样。当然,像铁桶,就说明它的通行性很差。峡谷中的溪水从海拔3000多米的合欢山急流而下,许多地方每公里落差达几十米。水流的切割使峡谷越来越深,眼前这条蜿蜒镶嵌在崖壁上的公路有20公里长,可以想象当年建造太鲁阁公路的艰难程度。导游告诉我们,太鲁阁风景区的核心是横贯台湾中央山脉的中横公路的一段。橫贯公路的开凿对于当时的台湾具有多重目的与意义。当年首先是为了与大陆对抗,能将屯住在西面的部队通过迅速的调往西部海边。其次是为了配合台湾的经济建设,主要是指为了安置退役国民党军人就业。这条路有10万人在没有先进的机械设备的条件下,仅用斧头、钢钎和炸药,在悬崖绝壁上凿石槽、打隧道、架桥梁,耗时4年,在太鲁阁山脉的天险中凿出一条20公里的信道,建成穿过太鲁阁大峡谷横贯台湾东西的全长300公里的公路。由于地势险峻,许多老兵长眠与此,更多的人因此致残。“长春祠”就是为了纪念这些为筑路而奉献生命的国民党老兵而建的。太鲁阁大峡谷的公路建设使我想到了当年在太行山上修建红旗渠的林县人。
    进入太鲁阁大峡谷时恰逢日全食,团里的新婚小夫妻   摘了一片树叶搞了一个透光试验,日全食的发生的过程便都在地上显现了。引的大家效仿,不停地对着地上的日全食影像拍照。
    在太鲁阁大峡谷,峡谷断裂线毫无规则,险崖犬牙交错,左转右旋,因此,钻进岩腹的隧洞一个接着一个,如九曲回肠,故有景点称之为“九曲洞”;有燕子筑巢在洞穴之中, 飞鸣于岩石溪水之上,往返于崖谷之间,故有景点谓之“燕子洞”;有当年蒋经国闻有一老兵为太鲁阁大峡谷修桥而行大义未能尽孝的事迹,令蒋经国大大的感动后,故命名该桥为慈母桥,并建慈母亭等景观点缀其间。
    太鲁阁公路建成后是军队专用通道,直到86年才对公众开放转为风景旅游区。
    我们惊叹于太鲁阁大峡谷那具有气吞山河连绵不断的雄奇气势,更赞叹它接纳浩瀚太平洋之云气,砚融台湾宝岛之晶莹,神鬼造化巧夺天工,天人合一成就了的一条惊世骇俗的宝岛画廊。
    垦丁风景区(猫鼻头与鹅鸾鼻)
    我更不能忘记垦丁半岛绵延几千米绿色植物海岸和浴场千余米的和浴场沙滩,轻轻的接受着湛蓝的海水抚慰,那海边树影成荫的热带风光同时也给了我旖旎风情般的感受。
    垦丁风景区是台湾本岛最南端,三面环海,东面太平洋,西邻台湾海峡,南濒巴士海峡。导游告诉我们,“垦丁”得名源于清光绪年间,清廷自广东潮州一带募集大批壮丁到此垦荒,为纪念这些衣衫蓝缕、背井离乡的“垦”荒壮“丁”,而将此地称呼为“垦丁”。这里有许多的景点,猫鼻头和鹅銮鼻就是它其中的两个最著名的景点。从空中俯瞰,他们就像台湾岛往海里伸出的两只脚,因此又被当地人称为“台湾脚”。
    站在“猫鼻头”最高点,导游指着下方一块巨大得礁石说这就是猫鼻头,它就是巴士海峡和台湾海峡交汇处。
    我看见下方有两块巨大得礁石,前面得一块小一些,像一只意欲向太平洋逃走的老鼠,在它的后面,是一只对老鼠虎视眈眈的猫。神似与形似合而为一,相得益彰,令人叫绝。然而,在我心中一点点,一丝丝有了异样的感觉,是什么?好像一时无法把握,无法知道那是什么。
    看着远处的海湾,蓝天白云,天水一色,几只小船划过水面,激起长长的波澜。苍茫茫中,湛蓝奔流的潮水如同涌入我的心中,渐渐地化为思潮涌动,如万马奔腾,那个东西变得清晰起来了:
    猫与鼠的故事,演绎生命的奇迹。
    天与地的造化,述说生命的色彩。
    百万年前海底未了的恩怨,把骚动的灵魂化作岸边的永恒。
    蓝色的海湾包容着内敛孤寂的灵魂,透过厚厚云层的阳光照亮海的一角。
    这一刻,我们静听风的述说。
 
    带着有些许惆怅的这个感觉,我们来到了鹅銮鼻。鹅銮”是排湾族语「帆」的译音,因附近之香蕉湾有石似帆船,遂以之取名,加以该地形如突鼻,故称「鹅銮鼻」。因建有鹅銮鼻灯塔声名远播。灯塔兴建的导因是美国商船罗发号沉船事件,因此英美要求建塔,初建时经常遭受当地原住民侵扰,故塔基筑有炮台,围墙上开凿枪眼,墙外四周并挖设壕沟,建成后曾派武装士兵守卫,是世上少见之武装灯塔。铁造的灯塔通体白色,在塔下仰天望去,白云在蓝天上不断变换背景,它的身姿真的很美丽。多少年了,白塔就这样用它的灯光为海上的船只引航。
    在海边我们看见有许多长在高低不齐的珊瑚礁上的树。这里的树有许多根,盘根错节!并且立于地上。大约500米的距离,两旁都是茂密的热带灌木通向海边,当我们走到尽头,豁然开朗,一湾湛蓝的大海映入眼帘,水下的珊瑚礁隐约可见。在海边基本上没有高于1米的植被,全部被绿色的草地和灌木覆盖着。一边是灌木的葱绿,一边是海的波涛。海和灌木之间有一条人工的木质路,宽宽窄窄、弯弯曲曲地通向前方。在这样的美景下有人放歌,有人呼喊,然而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在心里去找寻捕捉那些忽然涌现的念头和感觉。
    我们知道这些景观在台湾还有许多,尽管我们后来还游览了许多自然景观,但是它们给我留下的感觉却是那样深刻。当回来后,许多记忆逐渐模糊,他们却变得更加清晰起来;当许多记忆消失的时候,他们还依然历历在目。
 
三、那些人那些事
    在台湾寰岛旅游中除了美丽的景色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还有些人、有些事也深深地留在记忆中,每每回想起来亦难以让人忘怀。
 
    水向高处流、人往低处摔
    记得我们到达北回归标志塔时,一群台湾少数民族艺人以他们特有的民族歌喉在烈日下认真地演唱着他们民族的歌曲。女的穿着红黑相间的民族服装,男的戴着象征性的饰品,敞胸露怀。一问才知道,他们这样做一是为了宣扬民族文化,二是为了谋生。有喜欢他们歌的人就可以捎带着买走他们刻录的光盘。
    北回归标志塔,大陆在云南也有一个,只不过这个花莲境内的北回归标志塔和云南的塔造型不一样。这座显得高耸入云。这里道路已经十分变得开阔起来。寰岛的路上有许多风景区,“水往高处流”也是该路线的一道风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在台东县受到挑战。当我们到达景点的一座名为“奇观”的告示牌前,一条小水沟横卧在面前,这是一条依地形弯曲人工砌筑的沟渠,沟渠露天,宽约30,深约20公分,长约200余米,清澈的水流缓缓上坡。如果顺着沿沟渠,截取一大段(比如几十米),则很明显地可以看出水的确是向上流。水流过30米后,水位就会提高一米左右啊,水真的是向高处流!
    水为什么会往高处流?专家们众说纷纭,至今没有结论。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它绝对不是虹吸现象,因为它是敞口的,是视觉误差?我看也不是,因为我顺着水流爬上了山坡。
    正当我还在为水往上流费劲的思考时,我来到了山坡上的一条人工的木条栈道,我抬起脚想踩上去,不曾想,鞋子踩入木条之间的缝隙中,然而我的重心已经前移,本能的另一只脚跨前想保持重心,然而悲惨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救驾的第二只脚居然又进入了另一条缝隙中。重心彻底的失去平衡了,当时只想:完了,这下完了,千万别嘴啃泥啊,因为那样本来就不好的牙齿可能就更完了。我双手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蝶泳式,狠狠的摔向地面。这一跌摔的不轻。一只手的手掌皮顿时没了近两平方厘米,另一只手掌被摔起了一个巨大的水泡。
    当我从地上爬起来,游兴顿无。回到车上,立刻成了大家关心的目标。大家纷纷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只能调侃的告诉他们水本来只能向低处流的人该往高处走的,现在,这里的规矩变了,水向高处流了、那我只能往低处摔啦。引得大家一片笑声。
    车开出很远了。太平洋依然美丽蔚蓝,而我忍着转钻心的疼痛,低头在想:水为什么会向高处流呢?
    某领队的趣事
    带着这样的伤,高兴的情绪大减。我还要一路上保持创口的干燥。所以,花莲的广兴饭店就是我最后一次享受水带来的快乐。
    在受伤以后,我们先后入住过台东县的新知本饭店、高雄的巴黎香舍宾馆、南投县的埔里香根宾馆、台中市的双星大饭店、及台北县的三莺福容大饭店,我都尽量避免和水接触。其中的新知本饭店、埔里香根宾馆都是已泡温泉而著名的。遗憾的很,那一跌,剥夺了我泡温泉的乐趣。当然在美丽的高雄港、英国打狗领事馆及充满浪漫的高雄爱河边,美丽的景色一会儿让我忘了疼痛,一会儿疼痛又会战胜观景的兴致。
    在高雄的六合夜市,到马英九喝过奶茶的摊子上喝上一杯,看看马英九和王金平签名的摊位招牌广告,感受热带都市风情,真的很惬意,以至我忘了疼痛。
    这里的人服务态度令人称道。记得是在从阿里山下来,游览完中台禅寺我们在一家餐馆吃中午饭,大家正吃着,只听“哎哟”一声,我们的某领队从餐桌上蹦了起来,众人定睛看时,但见裤子中央小腹前湿了一大块。一旁的服务员小姐头如捣蒜,一个劲的赔不是。原来它将一碗热汤弄洒了,将某领队直烫的叽哩哇啦的叫。
    众人对着服务员打趣的说,这下可好了,你把我们领队的“传承家什”给烫伤了,叫我们领队回家怎么向老婆交代啊!还有的说,这下完了,再也不能用了。你们的祸闯大了。还有人对着某领队亦调侃道:怎么?憋不住了?更有人说,这下可出不去了。
    服务员小姐听后,一溜烟的跑去叫经理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和女经理说的,那个女经理三步并作两步飞也似的来到某领队面前,又是一番赔礼道歉。免了部分单,还到门外买了几十块钱的台湾白果,送到某领队的手中。女经理微笑着一脸真诚地对某领队说,这个滋阴补肾的,男人吃是最好的了。她的话惹得全饭桌的人忍俊不止。
    在车上,某领队把那些的像大陆山竹的白果都分给了大家吃,说是让大家都补补肾呢。那白果酸酸甜甜的味道特别有后味,也让人不时的又想起这个途中趣事。
    日月潭边的邵族人
    在前往日月潭的途中,我们到了台湾邵族的购物点。
    热情的邵族姑娘站在门前用歌声欢迎我们。他们把我们让进屋后,跳起了《迎宾舞》,随着欢快的节奏,她们的手臂配合脚步,摆成各种各样的姿式,转圈、扭动。随着音乐频频地下腰,摊开双手伸向我们,这就是表示欢迎的舞蹈语言了。随后,姑娘们邀请了我们旅游团的老师们一起跳起了邵族人表示友谊的舞蹈。
    有一种说法,说,没有邵族就没有台湾的历史。为什么这么说呢?据说,台湾的原住民高山族由几十个民族组成。他们早在夏商周时期,就有一部大陆的古越人,跨海进入台湾岛定居,组成现在的高山族群了。这些高山族人身上,还保留着两千年前,从大陆带去的闽越人的饮食、服装、风俗文化。
    在这个邵族人的购物点的墙上正中,挂着一只带鹿角的鹿头。这是邵族的图腾。墙上还挂着许多照片,竟然有蒋介石、蒋经国、马英九的照片,在众多的照片里还有他们老族长的照片。据说,当年蒋介石溃退台湾,到日月潭游玩,并接见当地土族人的头领。蒋介石问邵族的族长姓什么,邵族族长告诉他姓“毛”,蒋介石听后一愣,心中不免犯嘀咕,大陆的“毛”姓刚刚把我赶到海岛,怎么到了这里有遇上一个“毛”姓呢?这个故事是不是出自邵族并无定论,就是后人这么一传,作为谈资而已。
    在这里有一个姑娘们都称之为族长的壮年男子,向我们介绍了她的女儿和他们的特有的台湾鹿茸。
    他告诉我们,在台湾只有邵族人才可以养鹿,也只有邵族人才可以经营鹿产品。
    原来,传说邵族人早年住在阿里山上,有一天猎人们出去打猎,发现了一只美丽的大白鹿,为了捕获那只白鹿,他们一路追赶,就来到了日月潭边。他们一看这里土地肥美,风景秀丽,很适合族人居住,就决定举族迁徒到了这里。因此,邵族人一直把白鹿看成是自己的保护神。
    他还说,如果那位还没有结婚的青年男子对他的漂亮女儿有感觉,就可以和他结婚。但有一个小小的必要条件,那就是必须留下来,加入邵族,成为邵族的一员和传人。他讲的不像是开玩笑。除了他认真的表情,他告诉我们,他本人就是邵族人的上门女婿。目前,整个邵族人口目前只有不到300人,现在,他们每出生一个小孩,可以得到地方有关部门6万元的资助。
    邵族的原住民很热情,纯朴,服饰很鲜艳,漂亮,他的女儿长得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眼睫毛又长又黑,漂亮端庄而不失丰腴和大方。
    遗憾的是团里只有一位老师的儿子是个单身青年人。人们也就是一番逗趣罢了。高兴之余和邵族姑娘合影一张。邵族姑娘并不推辞,表现的落落大方,倒是我们让人觉得有忸怩之感了。
    在这里,老师们又是“扔下了”大把的银子。
    遭遇台独情绪
    在台北的绮丽珊瑚馆还发生一件事情让我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我们每个人进入珠宝店的人都得到一张马英九的500圆台湾购物优惠券。和我们杭州的做法是一样的。不买珠宝自然就无机会用掉这张500圆的优惠券。所以,营业员见到我们每一个人都会主动迎上来,并端出珊瑚一类的珠宝仔细的讲解一番。
    一个漂亮的女营业员小姐照例端出一串珊瑚项链,对着我说了这么一通。见我还是没有购买的意思,她说,“出国嘛,出国一趟不容易啊,出国就是要花钱啊!出国就是要把带来的钱都用光!”
    她反复强调“出国”,我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啊!忍不住对她说,“我又不是出国!,我是在作国内游啊!”她听后,一股怨气爬上面颊,对着我不住的翻白眼,同时立刻将那条珊瑚项链收到柜台下了。随后走开不再理我了。
    我知道,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小台独女子。尽管她很生气,但我依然为我刚刚回敬她的一国论而感到高兴,否则不高兴的人就会是我了。
    游客的素质
    在台湾,到处都是从大陆来的游客,无论是在景点,还是在商场,还是在饭店宾馆,满眼看见的都是大陆来客,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地方的游客。如果没有大陆游客,这些饭店宾馆真的不知道怎么能维持下去。但是大陆游客给台湾经济带来生气的同时,极个别的游客的素质真的有待于提高。
    记得在台北的中山纪念堂,我们看卫兵的换岗仪式。身穿白色制服的海军仪仗队员接替身穿灰色制服的陆军仪仗队员的仪式开始时,参观的人群全是大陆来的游客,把偌大的大厅团团围住。
    本来这就是一场仪式而已。然而,我们的游客忘记了这是一个严肃的场合,这是纪念中山先生的庄严的纪念堂,大概是没有见过卫兵的步伐姿态,或许是没有见过卫兵这样象演杂技那样把枪甩的眼花缭乱,并且跺地的靴子和枪把震的大厅嘎嘎作响的仪式,人群中竟然传出了笑声,而且不是一个少数人所能发出的笑声。他们把孙中山先生纪念堂当成了纯游玩的什么地方了。我顿时感到,我们这些游客在他们的笑声中身躯变小了。
    文森保罗店之迷
    在台湾的商店是可以讨价还价的,特别是那些珠宝店。我们先后在花莲的宝石雕刻厂、高雄的钻石店、台北的绮丽珊瑚馆、文森保罗店等购珠宝玉石等。对于我来说这些过程就是一个过眼瘾的过程,一个长见识的过程。对于这些商店的售货员来说,她就是希望大家能痛痛快快的掏出口袋里的钱就好。为此,她们能把某一商品说的天花乱坠。而我们则守着一定之规就是不见真佛不烧香。
    然而,当我们走到旅游的终点台北的绮丽珊瑚馆、文森保罗店时,一种后悔便如影随身。后悔浪费了在花莲的那个晚上;后悔对着满街的珠宝店说贵;后悔不该听信台湾导游说这些便宜没有好货之类的话;后悔没有在花莲的那个晚上该出手时就出手。一切都迟了。
    老师们在台北珠宝店对着自己心仪的珠宝讨价还价。好不容易还好了价,结果从里面走出一个经理样的人物,冷冷的一句:这个价我们不卖!顿时营业员和老师都愣在当场。
    经理怎么会知道她们要的价格呢?我仔细对着营业员一瞧,才发现他们每一个人都有那种小耳机和通话器,怪不得经理能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这提醒了我,我才仔细得观察文森保罗店里得人员,越观察越觉得这不是一间普通得珠宝店。里面的导购员,是青一色年青男子穿着深色的西服,头带耳麦,个个腰杆挺得笔直,动作麻利,怎么看都是一群训练有素得年青“专业”人员。进入了珠宝店,入口就被封闭了,出口也找不到,因为他们到时间才放行。这样的感觉似乎不像在购物点啊。
    有老师说,也许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防止珠宝抢劫的,我们不是经常听见台湾发生这类事件吗?这样的解释我依然觉得有些牵强。迷一样的文森保罗店!
    难以通融的导游
    我们的台湾导游是一个块头比较大的健美33岁的男子。我们称呼他“吴导。”咋一接触他,给人比较随和、比较好讲话、比较能通融的那种的感觉。但是很快我们就推翻了这种认知。
    在台湾寰岛旅游开始后,从台北出发去花莲的路上,汽车一直沿着台湾东海岸的山上运行。我们一直都知道台湾的东海岸北部到中部的这一段都是崇山峻岭,可是到了现场一看,我们才看见面对太平洋的山一排排犹如刀削耸立在海边。汽车就在这样的山上逶迤前行。汽车还不时的穿越隧道。当汽车又一次穿越一个隧道时,我们都奇怪这个隧道为什么建的这样窄,窄的只能通过一辆汽车,如果汽车向左或者向右漂移20公分,我想一定会擦到隧道的石壁了。他告诉我们,这是日本人在战争时期挖的一条军用隧道,从前在两头都有重兵把守的,所以,日本人不考虑汽车交会的问题。现在在这个山上还有我们当兵的通信站。“我们当兵的”?莫非吴导当过兵吗?后来在聊天中我们知道他曾经当过十年兵,衔至士官,相当于部队中的排长。在拿了几百万的新台币后就退伍了。退伍两年来一直没有再做什么工作。奇怪啊,为什么不工作呢?他告诉我们,一直没有合适的工作,直到台湾旅游对大陆开放后,才想到要搞旅游工作。现在他住在台北和妈妈住在一起,只是没有成家,说是找不到合适的女孩来爱。我们不信。他就拿出身份证来给我们看。我们第一次看见台湾的身份证,那上面除了本人的信息外还有父母亲、妻子的信息。果真在妻子一栏里是空白。
    我们沿着海岸线一路开过去,蓝绿色的大海一望无际,在海风的带动下,大朵大朵的白色浪花不停翻滚,美丽的海景风光尽收眼底。大家要求能否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停5分钟啊,一是被美丽的风景诱惑了,想拍几张照片,二来一直在汽车里,我们真的是累了,想稍做休息。然而,他先是以没有合适的地方来应付,后来干脆他只当没有听见。有时,他见要求的人多了,他就会说,“这不在你们的行程安排里”。 “你们的行程安排中没有这个,我们要严格按照行程表来”,“你们的行程安排是两岸谈判说好的”。“不能随便改动,如果改动了,我们当局会吊销我们旅游资格的”。一副不可改变的样子。我们只能继续在车上熬着。
    台湾的东海岸有许多海滩,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真的很可爱。我们再一次提议能否看看这些海滩,他说,不行,没有时间了。我们说,就捡一块鹅卵石就好了。他回答说,那更不能停了,我要替国家保护好这些石头。他这样回答,我们立刻就后悔了,似乎我们没有环保意识呢。
    在一个海滨浴场,某领队在沙滩里捡到一支雪白的二、三寸长的小珊瑚给大家看。吴导看见说,这个不能带走的。
    后来在箱根温泉宾馆闲聊中,我知道了他在台湾嘉义机场当士官,是国民党党小组长。
    我不由的对吴导重新认识了。一个难以通融的导游。
    漂亮空姐的愿望
    当飞机从桃园机场起飞,直线向北大约飞行半小时左右,在大海上空,一个直角左转弯没有几分钟就看见了大陆的长长的海岸线。台湾中华航空的大飞机稳稳的降落在杭州萧山机场后,我们八天的台湾之行就结束了。
    在下飞机前,中华航空的一位十分漂亮的空姐问我们,你们还会再去台湾吗?
    “你希望我们再去吗?”空姐点点头说“当然”。
    我们告诉她:我们一定还会再去台湾!这位空姐说,她真的很想能在杭州玩几天啊!然而她马上又要飞回去了。我们想,统一了,想在国内哪里看看不就是利用一下双休或者长假就能达成愿望了嘛。
    望着漂亮的空姐,注视她那双梨花带水的黑宝石般的眼睛和她扬起的向我们告别的手,我们想总有那么一天,台湾会回到祖国的怀抱,我们会统一,你能自由的飞来飞去,游玩你想到、想玩的地方。
    最后,我想用台湾中台禅寺惟觉主持和林隐寺释木鱼主持的诗来作为在本文的结尾。或许可以表达作者和漂亮空姐的某些情绪。
金桥庄严同两岸,
迷悟即在一瞬间,
悟时登桥到乐土,
迷时寻找桥不见。
                                              中台山禅寺释惟觉题
西湖桃柳喜逢春,
燕子将归认主人,
佛面和风生暖意,
山光水色见精神。
                                              灵隐寺释木鱼题
台湾太鲁阁集体照
日月潭 
 

101大楼

三仙台